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 >> 

剑客的宿命

第3章:打败杨文才

发表时间: 2022-11-25 12:40

 秦天一眼就认出他,道:“李管家,你怎么也在这里?”

李平回应道:“少爷,是老爷叫我来照顾你的。”

秦天一脸激动道:“我爹呢,他在不在这里?”

李平从怀里拿出一封信道:“老爷叫我把这封信交给你,然后就离开了。”

偌大的白纸,却只写着两行字。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一日不打败杨文才,一天休想进秦家。

这两行字映入秦天的眼帘时,他的脸什么表情都没有,但是泪水却从眼睛里流了出来。

此刻他感觉到内疚,悲伤与痛苦,因为他辜负了父亲对他的期望,给秦家丢脸,抹杀了与家人团聚的机会。

其实,他只见过孙香香一面,尽管她长得美若天仙,但是秦天对她并无好感,莫不是父亲的要求,他才不会为了她与杨文才比武呢!

“少爷你肚子饿了吧,快吃点饭吧!”

秦天的肚子咕咕直响,但是他的手在发抖连筷子都拿不住。

李平目视着掉在地上的筷子,看着少爷脸上悲伤的神情,笑眯眯道:“没事,少爷让我来喂你吃。”

秦天看着李平蹲下身捡筷子的模样,他的自尊都快要崩溃了,连忙撕开身上的白布,激动道:“我不可能连一双筷子都拿不起来,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白布只撕开第一层,他身上的力气就已经用尽了,连坐都坐不稳了,整个人直接摔在地上。

“少爷,你没事吧,我扶你起来。”

李平走过去正要扶他起来时,秦天却拒绝道:“不,我不要你扶,我一定要靠自己站起来。”

只可惜他双腿无力,根本站不起来而悲愤地猛敲地面道:“我真是没用,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是呀,像你这么没用的人,还不如死了算了。”

一个成熟男性的嗓音传来,秦天举目四望大声嚷道:“谁,是谁?”

一个男子走了进来道:“是我!”

只见他穿着一身袍服,头上戴着一顶小黑帽,下颏留着黑色的短胡须,长得不是很英俊,但却格外的威武。

李平见到他而开心地笑道:“叶大夫,你终于回来了。”

秦天指着他问道:“李管家他是?”

李平回应道:“少爷,他就是我们城里最闻名的大夫叶天士,是老爷专程请他过来医治你伤势的。”

闻言,秦天连忙跪落在地道:“叶大夫,我不想成为废人,求求你一定要将我治好。”

叶天士道:“你不用求我,我已经答应你父亲一定会将你治好,但是如果你再不让人家喂你吃饭,你饿死了,我可就无能为力了。”

秦天本来是飞云城的武学天才,用剑高手,但是现在却沦落为吃饭要别人喂,洗澡也要别人帮忙的废物,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但是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要活下去,要养好身体,要恢复功力。

一个月过去了,秦天可以自由走动了,两个月过去了,他终于可以不用李平伺候了,一年之后,他身上的伤势终于完全康复了。

但是为了能够打败杨文才,他还在山上辛苦修炼了一年,将秦家剑法提升到另一个层次,并制定出了十种可以破解杨家枪法的方案,现在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打败杨文才。

杨文才自然是在飞云城杨家大宅,秦天叫人给他送了一封挑战书。

明日午时,翠华山上一决高下。

由于这是秦天所下的,杨文才不得不应战,只是比武当日,他带着十名高手一同前往。

现在他们就在翠华山上。

杨文才目视着他道:“秦天,想不到两年不见,你的风采依旧。”

秦天观察了一下道:“怎么带这么多人上山,是不是想以多欺少?”

杨文才回应道:“他们是想来瞧瞧我究竟是怎么打败你的。”

秦天冷笑着道:“那你可要叫他们失望了。”

“还没有比过,谁也不知道结果。”

“果”字刚吐出时,铁枪已经刺过来了,杨文才的枪速并没有太大的长进,秦天轻轻一缩头就躲过去了。

剑光一闪,他的眉毛立马就被剃光了。

空中飘着细毛,杨文才立马惊慌起来了,心想:“想不到两年不见,他的剑变得这么快,照这么看来,我根本毫无胜算,为今之计,只好让他失去冷静了。”

其实,秦天的剑法可以达到如此境界,除了努力修炼之外,还得感谢当初他将自己的筋脉震断了,因为将筋脉重新接好之后,他的功力也翻倍了。

杨文才道:“秦天看来你今日是来替你父亲报仇雪恨的。”

秦天眉头一皱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杨文才道:“哦,难道你还不知道你们秦家已经被我们给灭门了吗?”

“我们秦家……你胡说八道什么?”

杨文才道:“我可没有胡说,秦裕杀害城主孙健,我们杨家与孙家一起联手,灭了你们秦家,替城主报仇。

“不、不可能……”

秦天已经失去理智了,急于杀死对方,而露出了一一个最显眼破绽。

他的剑还没有碰到对方,杨文才的枪就已经捅入自己的手,不过幸好那是左手。

疼痛让秦天冷静了下来,自我安慰道:“他一定是为了刺激我才这么说的,我父亲怎么会那么容易就死呢?我真是太糊涂了,竟然还相信了。”

这时,他恢复冷静了,一剑就将杨文才震退了。

杨文才口中吐血,挥动铁枪使出了“焚天一枪”。

铁枪引燃起了一个大火球,如炮弹猛扑而来,地面上的花草都被燃烧殆尽。

“两年前,‘流星飞剑’输给了你,但是今日我将要雪耻。”

秦天的剑如流星般飞过,卷入火球,轰的一声响,火球爆炸了,地面震动了一下,但是剑还是继续射了过来,正要刺入杨文才的小腹。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剑停了下来,因为被秦天握住了。

他这么做只是为了救自己,因为埋伏在四面八方的那十个人武功都不弱,倘若杀死了杨文才,那自己也无法活着离开。

想要活下去只能挟持他,来威胁他们。

“你们快给我让开,否则我剑下无情。”秦天的剑架在他的脖子上道,身子正要另一边退。

其中一名穿着蓝色衣衫的男子道:“少爷。”

这名男子名叫刘一真,曾经是武当弟子,练武已有三十年之久,功力不可小觑。

“你们都让开。”杨文才表面上看若无其事,但是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生怕他的剑不小心割下去。

……

到了一片茂密的森林里,杨文才道:“好了,现在他们已经追不上来了,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对于杨文才,秦天只能用“恨”字来形容,因为他让自己一无所有,此刻真想一剑杀了他,但是这样自己有违侠义精神。

秦天没有杀他,但是也不能白白放过他。

等到刘一真找到他时,杨文才的双手已经被挑断筋脉了,成了一个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