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 >> 

剑客的宿命

第1章:比武约定

发表时间: 2022-11-25 12:40

 孙家大宅正位于飞云城以南之地,是整个城里最豪华的住宅,占地面积约达三千平方公尺,庭院外是一个鸟语花香的园子,那里种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还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风景格外的迷人。

而在大宅子里,正坐着一名四十余岁的男子在计算账单。

此人身穿一件黄色的长袍,身子格外肥硕,一脸富贵之相,正是城主孙健。

这时,一名身穿黑色长布衣的仆人跑了进来,道:“启禀老爷,秦家老爷特来求见。”

“快快请进!”孙健眼前一亮起身道。

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此人名叫秦裕,身上穿着一件蓝色的长衣,一张方形脸略微粗糙,留有皱纹,不过翩翩风度将其掩盖起来,令人见到的是一张成熟的脸颊。

可他身后却跟着十名手下,每两人身上挑着一份深红色的聘礼。

“秦某拜见城主!”

“秦老弟不必多礼,只是……”孙健道,目光停留在那些聘礼上。

秦裕道:“哦,秦某今日其实是来提亲的,让孙兄见笑了。”

孙健紧皱眉头道:“提亲?”

“是的,犬子秦天剑法高超,乃本城同龄人第一高手,令爱孙香香美若天仙,乃本城第一美女,正所谓英雄配美女,还望孙兄能够答应贤弟这个请求。”

“这……”

他见到孙健有所犹豫,立即又道:“秦某可以向城主保证,一定会让小儿好好善待媳妇,否则我立马与其脱离父子关系,将他逐出秦家。”

秦裕话都讲到这个份上了,自己若是不答应,也太不给人家面子了,况且秦天武功卓越,前途无量,女儿不嫁给他,还能许配给谁?

就在孙健准备答应时,仆人又跑了进来,道:“启禀老爷,杨家老爷特来求见。”

“快快请进!”

杨傲走了进来,身后也有手下提着聘礼,他的目的也是来提亲。

可是孙健只有一个女儿,试问一女又岂可嫁二夫?

秦裕道:“杨老爷,正所谓先来先得,城主千金已经是我儿子的了,你还是先回去吧!”

杨傲嬉笑道:“城主都还没答应你呢?你看我的聘礼多珍贵,有千年人参、夜明珠……”

“我的聘礼更好,万年冰蝉,天山雪莲……”

他们两人争论不休,似乎全天下的美女只剩下孙香香一个。

秦、杨两家与孙家在飞云城乃是实力最强的三大家族。

现在两家人同时来提亲,若是全都拒绝,万一他们联合起来,孙家必定抵抗不住,但若是指明嫁给其中一家,势必会得罪另外一方,到时候飞云城难免会引起纠纷。

在这左右为难之下,一名女子走进来了,躬身道:“女儿拜见父亲,拜见两位叔父。”

她正是孙香香,珠圆玉润的脸颊,如珠宝闪光的双眸,窈窕矫健的身材配合上那套深红色的棉衣,简直就是漂亮到了极致。

“小女刚才在门外已经听到了两位大叔与父亲的谈话,还望见谅。”

秦裕满脸笑容道:“没事没事,这本是你的婚事,你自然有权知道。”

杨傲赞美道:“孙姑娘貌美如花,知书达礼,真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好女子。”

“你们太过奖了,只可惜我只有一人,无法同时下嫁给两家,要不你们将我劈成两半好了,这样谁都不用争吵了。”

秦裕道:“孙姑娘真是太幽默了,我们怎么能这么做呢?”

孙香香摆出一副可怜的模样道:“那该怎么办,我若是嫁进秦家,杨大叔不高兴,我若是嫁给杨文才,又得罪了秦家,这不是要我……”

她摆手捂着流泪的眼睛,凄惨的哭声一出,在场的人心里瞬间难受了起来。

哭是女人最大的武器,更何况是一个美女在哭,男士们又怎么能不为之所动。

秦裕连忙道:“不会的不会的,孙姑娘你想嫁谁就嫁谁,我们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异议,是不是呀?”

杨傲也附和道:“是的,你若是嫁给秦天,我杨家只会祝福你们。”

孙香香一边哭一边道:“小女只喜欢武艺超群的男子,要不让你们两位儿子比试一下,谁若是赢了,谁就是我的丈夫?”

孙健眼前一亮附和道:“所言极是,孙某身为城主,膝下无子,女婿将来必定继任我的位子,当城主之人势必要武艺高强。”

一听到这话,秦裕开怀大笑道:“此法甚妙,就这么定了。”

杨文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废材,只会一些三脚猫的功夫,自己的儿子轻而易举就可以打败他,自然同意了。

杨傲知道反对是不行的,只能以儿子近日身体欠安为由,要求将比武之日改为一年以后。

孙健一口就答应了,因为女儿现在才19岁,年纪尚小,自己还不想那么快就与她分离。

一年后的比武招亲就这么立下了。

……

秦家大宅的后山有一片大森林,这里的每棵大树都非常的高大粗糙,树叶格外的茂密,从远处看就像是一片绿油油的海洋。

登时,一道凌厉的剑气划过,一大片叶子全都凋谢了。

这剑气是一名正在练剑的男子所挥散出来的。

此男子名叫秦天,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相貌堂堂,五官端正一脸白净,皮肤娇嫩,再配合上一身雪白如霜的衣衫,看起来格外的舒适。

登时,一道风刮过,秦天立马挥剑向身后一指。

剑气与一道掌力相冲,直接在空中炸开来了。

原来那并不是风,而是一股袭击他的力量。

秦裕正站在他的面前,秦天望之而大笑道:“爹!”

“天儿,多日不见,你的剑法又精进了不少。”

“爹,这还得多亏你的教导。”

秦裕将今日到孙家提亲的事情讲给儿子听,还许诺只要他在一年以后打败杨文才,娶到城主的千金,自己就可以离开此地,正式回到秦家大宅。

听到这个消息,秦天高兴得哭了,心里异常的兴奋,连忙擦拭掉脸上的泪水道:“爹,你放心,孩儿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秦裕对儿子的教育非常的严格,七岁就要儿子练剑,不许跟同龄的孩子玩,十二岁剑法小有所成,就将他安排到这座山上习武生活,不准让他回家。

山虽大,但经常只有他一个人,每次他耐不住寂寞偷偷溜回家时,父亲就像猛虎一样,对他是又打又骂,一点亲情都不念。

秦天一次又一次躲在山洞里哭泣,但没有人同情 他。

每到七夕节,父亲就会亲自来考验他的武功,倘若儿子的剑法达到一个满意的程度,就会接他回家一起过年,否则就得孤零零一个人在这里喝冷风,看着别人放鞭炮……

练好武功是他回家与亲人相聚的唯一途径,因此秦天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外,就是练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