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高手下山开局未婚妻接我出山

第三章 你眼睛瞪那么大,不干吗?

发表时间: 2022-11-24 15:42

 萧宏仁调动体内的真元,打算出手。

可是跟林耿对视了一眼之后,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到底有过什么样的经历,才配得上那样的眼神。

萧宏仁如同一头战败的雄狮,低下了自己的脑袋。

林耿微微一笑,坐在了萧宏仁的旁边,开口道:“你眼睛刚刚瞪那么大,不干吗?”

既然不是对手,被羞辱也是很正常的事。

过了几秒,萧宏仁发现林耿依旧盯着他,仿佛在期待着他的回答。

“不不干。”

萧宏仁吞吐着开口道。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尊严,被放在地上狠狠的践踏。

萧韵儿看着这一幕,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她从未想过,自己那霸道无比的父亲,会有这样的一天。

连带着她看林耿,都顺眼了许多。

“哈哈哈哈,有趣,有趣。”

一道爽朗的笑声,从别墅二楼传来,一个穿着黑色马褂的老头缓缓走了下来。

萧战来到林耿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林耿,笑道:“你师傅说你傻,我看你一点都不傻嘛,我刚刚看你能摆平他们,就没有出面了,你别放在心上。”

“我也觉得我不傻,不过偷窥不是什么好习惯,老爷子。”林耿起身笑了笑道。

他先前就感觉有人在偷窥自己,还不止一个,只不过考虑到这是在自己师傅好友家里,就没有太过在意。

刘伯的事情,纯属刘伯自己找死。

不过自己也留有一些余地,没有直接干掉对方。

这要放在以前,是会被师傅骂死的。

只要对自己出手的,都是敌人,对敌人留手,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萧战闻言,脸上的笑容一僵,接着又道:“果然跟你师傅说的一样,你说话能气死个人。”

林耿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道:“听我师傅说,老爷子你要给我介绍媳妇?”

“真是直接啊。”

萧战笑着看向了萧韵儿的方向,道:“你看她怎么样?”

在场的人都是一愣,老爷子是什么意思。

萧韵儿的母亲本想开口,可是发现萧宏仁沉默不语后,她也焉了下去。

林耿眉头一挑,沉思道:“她还不错,屁股大好生养。”

萧战闻言,随即从怀里掏出两本结婚证,递给了林耿。

林耿接过来一看,正是自己和萧韵儿的结婚证。

“从今以后,萧韵儿就是自己的媳妇儿了。”

萧战笑呵呵的开口道:“你可以挑个良辰吉日,举办婚礼。”

听到这个消息,站在一旁的萧韵儿,脑子嗡嗡的。

等她反应过来之后,捂住嘴巴再次哭了起来。

没想到最疼爱自己的爷爷,最后也变成了这样,将她当成一个工具,去讨好林耿。

“这个婚,我不结。”

萧韵儿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大声咆哮,转身跑了出去。

萧战眼里闪过一丝心疼,傻丫头啊。

真是不懂爷爷的心思。

他只是希望,在人生最后的一段时间内,将萧韵儿交给一个可以信得过的人。

免得在他死后,萧宏仁没了约束,到时候才是萧韵儿吃苦的时候。

“你老婆跑了,你不去追?”

萧战收回目光,扭头朝林耿调侃问道。

林耿闻言,随即起身跟了出去,既然成了自己媳妇,还是要照顾着的。

走到门口的林耿突然停了下来,转过来道:“对了,老爷子,忘记了一件事。”

萧战笑道:“你说吧,什么事。”

“我刚刚观察了一下,发现你们都中毒了,大概还能活三天的时间,等我把老婆找回来,就来给你们解毒。”林耿说完,就跑了出去。

等他一走,别墅里顿时就炸开了锅。

“他说的不是真的吧。”

萧韵儿的母亲,有些颤抖的问道。

“我们.怎么会中毒。”萧流云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

林耿离开,萧任宏也从刚刚的状态恢复了过来。

见到萧战面色不变的看向自己,他连忙道:“我会查清楚的。”

萧战闻言,哼了一声,道:“看来我们萧家沉寂的太久,让一些觉得老虎屁股可以摸了,李军,明日将战神军全部调到山海市来,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别墅的角落里,诡异的出现了一个,拱手道:“尊令。”

萧任宏眼里爆发出火热。

战神军,萧战亲自培养的古武者,全都是一流高手。

有这么一批人,在哪儿都能横着走。

也是萧家能在山海市立足,成为四大家族之一的根基。

萧战回了二楼,李军又诡异的消失不见。

萧任宏想叫刘伯,发现对方还躺在地上,除了半昏迷的状态。

他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的眉峰,独自离开别墅。

既然答应了老爷子查,就一定要去查,不管查不查得出来。

三兄弟很快带着自己的人离开。

刚刚出了锦山别墅群的范围,萧流云停下了车,用力的砸了两下方向盘。

接着掏出了电话,对着对面大声咆哮道:“你不是说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吗,为什么被人发现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翠丽的女声,满是好奇,道:“哦?有人发现我下的毒了,有意思,是什么人?”

“一个农村来的乡巴佬。”

萧流云继续说道:“你现在在哪儿,我要见你,下毒的事情已经被发现,如果那个乡巴佬真的能解毒,要是发现我身上没毒,问题就大了。”

电话那头听到乡巴佬三个字,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接着电话被挂断。

萧流云听着电话嘟嘟嘟的声音,将手机砸了出去,疯狂的发泄着。

山海市的国际酒店,总统套房内。

一个女人手上端着杯红酒,穿着一身红色的丝绸睡衣,贴在偌大的落地窗上。

看着山海市夜间辉煌的灯火,夹紧了双腿,用舌头舔了舔窗户。

“阎罗,是你吗?真是让人期待。”

荷叶会所。

林耿跟着萧韵儿,一路来到了这个地方。

萧韵儿的车开的很快,他跟着一路跑过来,路上的车很多,差点跟丢。

好在这个荷叶会所的位置挺偏僻,后面没什么车了。

“对不起先生,这里是会员酒吧,外人不能进去。”几个膀大腰圆的保安,拦在林耿的面前道。

林耿退了两步道:“我尊重你们的工作,不过我要进去找我老婆,麻烦你们通融一下,我不是很想打人,怕你们顶不住。”

保安听过无数的理由,进去找老婆还是第一次,语气还这么嚣张。

几个保安对视几眼,打算给林耿一点教训,后面却传来噗嗤一声笑声。

“小弟弟,你想进去找什么样老婆啊?”

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走过来用手搭在了林耿的肩膀上,笑呵呵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