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总裁 >> 

冰山雪莲

第二章 逼我相亲?我不干

发表时间: 2022-11-18 17:27

“凌总一个女孩儿在兰阔一定非常辛苦吧。”沈傲之和凌菲一起坐在车的后座,看起来是在闲聊,但是却是打探着些什么。凌菲礼貌的看着沈傲之,但是说的话却一点不客气。“我自然是闭不上沈董能干,不过我在兰阔也算是习惯,辛苦可没有。”

沈傲之看着这个满身都是刺的女强人,笑着不说话。两个人在车里就这么静静的坐着,前面的司机有点儿受不了了这样的气氛。打开了车载音响,舒缓的音乐响起,凌菲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她偏过头看着车窗外的街景。

晚上的A市,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街上买小吃的人,情侣一起逛街的人,为了生活而行走应酬的人,打着电话回家告诉老婆自己马上回去的人。霓虹灯下,这些人忙碌的身影却越发的让凌菲羡慕。她的生活正如所有商业圈大佬的生活一样,如果不是在电脑前查看合同,就是奔波在一个个虚伪的应酬酒会上。

别人看到的是光鲜亮丽,一抬手就是十几万的大手笔。他们羡慕着自己住着别墅,开着跑车,经常出现在杂志报端。可是谁又知道凌菲已经多少个日子只能依靠着安眠药入眠。

凌菲才仅仅24岁,普通的她这个年纪的人,应该还在刚刚从大学毕业中走出来。享受着与男朋友的毕业分离或者是为了自己的工作四处投着简历。可是她呢?早早的跳级从美国大学毕业,回来接受兰阔。感情生活就如同自己的房间一样,一片惨白。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也是真的想放声大哭一场,可是不允许。

“凌总。”沈傲之叫了凌菲几声,看她没有反应,不知道在想什么出神。沈傲之倾身贴近凌菲的耳边,“喝”了一声。吓了凌菲一跳,回过神来发现沈傲之那张雕刻一样的大脸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沈董你……”凌菲往后靠了靠,定了定心,然后公式化的问:“有什么事么?”

沈傲之眼睛里含着笑,下巴往车外扬了扬,然后点了一根烟,“凌总,你家到了。”

凌菲愣了一下,看着车外,自家的别墅就在那儿,自己神游的时间那么长么?不好意思的看着沈傲之,然后说了声谢谢,就开车门往家里走。

“凌总。”凌菲走了还没出两步,就听见沈傲之在身后叫她。回头一看,沈傲之也下了车,整个人穿着黑色的西服,在月光下别说,还真有点儿撒旦的邪魅气质。他斜靠在车门上,修长的腿包裹在紧实的西裤下,换做别的女人一定会想着扑上去。不过他这pose在凌菲眼里,心里却想着,以为自己是什么泡沫偶像剧的男主角啊,耍什么帅呢。

“沈董还有什么事?”凌菲得体的微笑,看着近在咫尺的家门,此刻的她多想回去躺在床上歇一歇啊。这十厘米的高跟鞋无论穿多长时间都习惯不了。

“凌总,我很欣赏你,希望能够有进一步的交流。”沈傲之看着那个精致的女人,第一次有一种旗鼓相当的感觉。

“多谢沈董美意,我也希望兰阔能跟SE有进一步的合作。这些事情等我想好合作案我会联系SE的宣传部的。”凌菲四两拨千斤的转移了话题,沈傲之虽然是在那些花花公子中算是有资本的。可是凌菲是一点儿都看不上的,说完之后就往屋里走去。

沈傲之吃了个闭门羹,回了车里。司机扭过头看了看他,“沈董,我第一次看见你这样啊,而且人家还不领你情。”

“闭嘴,开车。”沈傲之铁青着一张脸,也不知道是因为司机说的话,还是因为刚才凌菲的反应。点燃一根烟,烟雾缭绕中沈傲之一直在想着两个字。“凌菲”。

凌菲一进家门,就发现客厅还灯火通明的,凌伟华坐在沙发上,翻着报纸。随手把包往沙发上一扔,接过了佣人给她倒的咖啡,倒在沙发上按揉着太阳穴,闭着眼睛还不忘了损她爸爸两句。“我说凌董,这电最近可是涨价了,你这晚上还看今早已经看过的报纸,我得多熬几分钟才能挣得回来啊。”

“凌菲,你今天晚上去哪儿了?”凌伟华放下了报纸,他就是在等凌菲回来。语气和缓的问凌菲,却让凌菲有点儿不适应。她爸爸这个人她太了解了,一旦温柔起来,准没好事。

“我跟你去晚宴了啊。爸,你不会痴呆了吧?我明天陪你去医院看看。”凌伟华听着自己女儿伶牙俐齿的对自己攻击。今天晚上有重要的事情,就先不跟她一般计较了。

“我问你是跟谁走的,刚才又是跟谁回来的。”凌菲听了之后翻了个白眼,明知故问。

“有事快说,没事我回去睡觉了。”起身就要走,走的快了就听不见了。凌菲想到这儿加快了脚步,不过那个噩耗还是没有等她走上楼梯就响了起来。

“沈傲之,SE总裁。青年才俊,一表人才。公司资产你我都知道有多少,爸爸希望你能够跟他相亲。如果能够和他进行联姻,那么我们的兰阔一定发展的顺风顺水。”凌伟华冷静的口吻,让凌菲觉得,像是在宣判自己的死刑一样。

“爸,我们不是说好以后不再提联姻这回事么?我说了我自己能够把兰阔发展的很好,你也同意给我五年的时间让我证明自己。这才多长时间啊?”凌菲站在楼梯上,看着楼下那个霸权主义的男人。气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凌伟华看着那个还穿着晚礼服的自家女儿,“既然沈傲之对你有兴趣,那么我就不能不利用。商人的本性你是知道的。”

“我不同意!”凌菲甩了一句话就转身往楼上走去,不过她听到凌伟华的一句话之后,僵硬了。“你明天不去相亲,兰阔的总裁你想都别想。”凌伟华永远都知道自己女儿的弱点在哪里,兰阔的总裁,凌菲一直看的比什么都重要。果然他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凌菲妥协之前的表情。

“凌伟华,我算你狠。”凌菲咬牙切齿的回了自己的屋子,砰地一声门关的震天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