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 >> 

为她抛弃天下

第三章:爹,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发表时间: 2023-01-19 20:37

“舍得回来了,跪下!”孟若宁刚一溜进府门就被守候在一边的孟良逮个正着。

“爹,爹,我的亲爹,人家不过在府里闷,所以偶尔出去放放风。”

看老爹的脸色不好,孟若宁赶紧努力撒娇卖萌求放过。

“偶尔?嗯?这天天出门,还偶尔?府里闷?出去放风?”

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女孩说有多疼爱就多疼爱,宠的像现在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自己再不对这个女儿严厉,以后嫁入夫家也怕她吃亏了。

“爹爹,女儿知道错了,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啊……”老爹生气,后果很严重。

“管家,听好了,从今天开始谁也不准放小姐出门半步,谁要不遵守,五十大板伺候。”下定决心想女儿文静一点,不能再让她再胡闹下去了,眼看再有几年就及笄了。

“是,老爷”关键时刻,管家答应的不是一般的快

“爹,您饶了大姐姐吧!”闻讯赶来的梦二小姐帮衬着孟若宁向她爹告饶。

“是啊,爹爹,这次您就放过大姐姐一回吧!”孟小少爷也拖着下人赶到。

果然是自己亲的小弟和小妹,不枉平时对他们那么好。

“谁也不准再帮她求饶,否则连你们一起罚。”孟良眼睛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和小女儿说。

“从现在开始不准踏出府门半步,否则打断你的狗腿,明天开始学习女红。”

“凭什么?”

“凭我是你爹!”

“明月,看好你家小姐,否则拿你是问!”女儿舍不得打,打个下人杀鸡给猴看。

“爹,您不可以这么不讲理!”

孟若宁是真的急了,她爹舍不得打她,可明月她舍得啊,说好明天还要出府的。

呜呜……呜呜……

“小姐,别和老爷争吵了,最后吃亏的都是我们自己。”为了她的屁股,她容易吗,这个丫头不好当啊。

哼……

带着明月回到自己的房间,怎么想怎么不甘心,说好的明儿见,说好的华芝堂呢,都还没实施,怎么一回府就被关禁闭了呢,想不通啊!

“小姐,你好好休息下吧,别转来转去的,转的奴婢脑仁疼。”知道小姐不甘心,可不甘心能怎么办呢,是老爷亲自吩咐下来的话,没人有胆冒犯的。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那小姐要用饭吗?奴婢去厨房看看。”

“嗯”

转了一上午,肚子还真的是咕咕叫了,本来说好在外面随便吃点什么的再回来,明月那丫头死活不同意,无奈一回府就来个晴天霹雳,吃点东西也好,才有力气想办法怎么能过了这一关。

接下来的日子若宁的确是乖顺了很多,从宫里请来的教养嬷嬷和女红嬷嬷每天都来准时报到,只是这一切好似都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不知道这个大小姐何时会翻天。

“老爷,不好了,小姐在祠堂一天都没出来了。”孟良刚一回府,下人就急切的上前禀报。

孟良作为玄月最大得功臣,其府邸乃玄月王亲自所赐。为表达对孟良的奖赏,特赐予上京最好地段的住所,其府邸虽不是最大的,但府内的布局却是最好的,府内亭台楼阁如画,清幽秀丽,十多米高的大假山峥嵘挺拔,气势雄伟。山下的荷池曲径,小桥流水,府内祠堂就在风景最好的一处荷池后面,居于整个府邸最后方了,平时府内人员少,大家也不会有事无事往这边转悠。

祠堂平时除开打扫的下人外,这个孟大小姐是不会轻易到这边来的。今天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不但到祠堂,还呆了一上午,这个实属罕见啊。平时她犯了错,老爷罚她跪祠堂对着她亲娘牌位认错的时候,这个孟大小姐都是一副天要塌下来的表情进去的。

“小姐一直在里面吗?”孟良问着守着祠堂的下人。

“是的,老爷,都一上午了,也没见小姐有出来的意思。”

“老爷,你进去看看小姐吧,奴婢要跟着进去,小姐都把奴婢赶出来了,说什么要和夫人好好说话,不要任何人打扰。”

“怎么,明月,你都没进去吗?”这个丫鬟平时都是宁儿走到哪跟到哪,这会连丫头都没带进去,孟良心里也不由的一紧。

“是啊,老爷,以外小姐发发小脾气,顶多摔个花瓶,再大点的脾气也是最多再摔一个花瓶,发最大的一次脾气也就是把屋里所有的花瓶摔碎,可像今天这样一声不吭的还从来没有过啊!。”

“大姐姐,大姐姐。”孟若莹、孟志浩一起拉着他爹的衣角,眼泪鼻涕的使劲往他爹身上擦。

“娘,女儿好想你,您怎么就丢下女儿一个人先走了呢,爹爹不要女儿了,女儿好苦啊,娘……女儿也不想活了,爹不要女儿了,娘,娘,女儿好想你啊……”

刚一进祠堂大门就听见自己女儿哭哭啼啼的声音传来,他什么时候不要她了,他自己怎么不知道,别人家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他不知道,但对于自己的宁儿来说,就算不要自己的命也不可能不要她啊,真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啊。

“宁儿,爹爹什么时候说不要你了?”

“您就是不要女儿了,女儿命好苦啊,从小没了娘亲,现在爹爹也不要我了。”

“宁儿,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跟爹爹说,爹爹为你做主。”

看着女儿的眼泪,这个爹的心瞬间软化。

“爹,你是不是不要女儿了,是不是要把女儿送出去了?”

“说什么傻话呢,爹什么时候不要你,什么时候说要你送出去了,你不要瞎想,爹的宁儿爹最爱了。”

“那为什么把我关在家,还请那两个嬷嬷来折磨女儿?要是娘亲在的话,绝不会让女儿这么辛苦,女儿虽然是个女子身,但从小女儿不喜爱这些女儿家家的东西爹爹非要把这些强加在女儿身上,不是不爱女儿了是什么”

“傻孩子,爹那是为了你好啊”

“可人家根本学不来啊,你看人家的手,都快刺成马蜂窝了,女儿真的是学不来啊,你看看人家的手,呜呜……”伸出满是针眼的双手,这可不是她装的,真的是被针刺的。

看着女儿受伤的手,孟良心里还真的不是一般的疼,自己都舍不得大骂的女儿,此时手都肿的快变形了。

“罢了,罢了,不学就不学吧,将来爹一样会让你风光大嫁,不会又如何,为父便护你一生,看谁能欺了你去。”

“爹,谢谢爹,就知道您最好了,娘,你看见了吧,爹还是爱我的。”

“小姐,您没事吧,急死奴婢了。”

“大姐姐,你没事吧,你要再不出来,我和浩儿就要去找大哥哥回来了。”在她们姐弟的心里,大哥孟志宏就是万能的,平日哥哥都驻扎在军营里,要是府里有什么事,她们还是可以去叫大哥回来的。

“没事了,谢谢莹儿浩儿关心了,姐下次有好玩好吃的定不会往了你们俩。”

“还有明月,也谢谢你。”

“小姐说什么傻话呢,害的人家好感动。”

“快,明月,扶我起来,腿跪麻了。”

“好了,快扶小姐回去,叫个大夫看看腿有没有事。”看来这次学规矩又泡汤了

“对了,今日从南沧来我玄月的使者已经到了,王上准备后日在宫中设宴为他们接风,你们几个都做好准备后日也随爹爹进宫赴宴吧。”孟良对着几个儿女说道。

“是,爹爹。”孟若宁回头乖巧的回复了孟良的话,紧接着就由明月扶着离开了。

“是,爹爹。”剩下的也异口同声的答应着。

“没事,你们都回去吧,我想和你们娘亲说说话。”

“是,爹爹。”

“柔儿,你看见了吗,我们的孩子转眼都长大了,宁儿是不是很像夫人你啊,你都离开我那么多年了,不知道你有没有惦记我们,柔儿,我很想你”

孟良这一生就娶了柳尚书的女儿柳月柔一人为妻,自从妻子产下小儿难产死后,自己也再无心另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