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 >> 

为她抛弃天下

第一章:闲王家大业大

发表时间: 2023-01-19 20:37

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阳光透过枝缝洒向大地,落下点点金光。

上京热闹都城的街道上,两个扎着羊角辫的小丫头你追我赶的嬉戏,嘻闹的声音由远及近,给这热闹的街道更增加了一股活力。

“小姐,小姐……”一女孩一手插着腰,上气不接下气地叫着跑在前面的女孩。

“快点,走那么慢?”

“小姐啊,哎,你等等我,人家跑不动了!”

“明月,你是没长脚吗?走路跟乌龟一样。”

一身大红衣裳穿在粉雕玉琢的女娃身上,说不出的有多可爱,就现在的小模样也可以窥见女孩长大以后是何等的姿容。

“小姐,老爷快下朝回府了,你真的不害怕吗?”小明月看着自己家小姐都快忍不住快哭了。

“没事,大不了回去跟娘跪祠堂。”

“小姐啊,不行的,你是跪祠堂,奴婢屁股可要开花了,就当可怜可怜小月儿,我们回去吧,行不行?”小丫头只差没给这个小祖宗跪下来了。

“慌什么慌,反正迟早都要跪,那还不如玩开心一些。”

“可是,小姐……”

“行了,别跟老子来这一套,本小姐吃你这套现在不顶用了。”

“哎呀,我的大小姐,您还是斯文一点嘛,好歹我们还是女孩子啊,女孩子说脏话多不好。你看看小小姐和小少爷,都快被你带歪了。”

就算从小到大每天都面对这样的小姐,自己心里还是受不了。不是都说大家闺秀吗,为啥自家的小姐是大家,却离闺秀十万八千里呢,这心里就纳闷了。

“好了,明月,听话,别吵,一会儿,再一会儿,行了吧?”

“小姐……”

孟家世代忠良,到孟良这一代,百年世家也就只剩下孟良一根独苗。膝下有长女孟若宁,次女,孟若莹,长子孟志浩,时任左右翼前锋营统领,次子孟志宏,尚幼。

镇国将军府的名号威震八方,孟氏一族与天子共同打下这片江山,没有要求过多的封赏,出了一个大将军的名号,其他的并没有多要。

历来功高盖主都是皇室打压的对象,可这孟良就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繁华的街道两边贩卖各种物品的小商贩好不热闹。

自从孟夫人生下小儿子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没熬过多久就抛弃一家人撒手人寰了,当爹的孟良也没有多余的心来管儿女,倒是把孟若宁的性子养成了个男子性格。

除开坑蒙拐骗没干以外,什么上房揭瓦,欺男霸女打家劫舍之类的事没少干过。

这上京城街道两边,店铺林立,而另外一些小贩就把自己的货物摆放在街道上,孟若宁带着明月东瞧瞧,西转转的好不惬意。

这街道在平时并没有那么热闹,但今天却出奇的人多,街中间聚集了一大群人,有着各样的身材,穿着各样的衣服,有着各样的面孔,层层密密地围成了一个大圈子。

爱看热闹的孟若宁叫明月向旁人打听,才知道是一个外邦的杂耍团,各式戏码轮番上演,围观的人群不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驾……驾……快让开。”突然间四匹高头大马在拥挤的街道疾驰奔走。

突发状况下,之前聚集在一起的人群四处逃窜,但还是有不少人避之不及,就是这样,驾车的人也没有任何想让马车停下来的意思,依然打着马疯狂的向前行驶。

“什么人那么嚣张?”

明月也一脸惊恐的望着自家小姐,刚刚她看表演入迷,要不是小姐突然拉了自己一把,这时候说不定她也受伤了。

“让开……让开……”

驾马之人一边挥着长鞭,一边驱赶街道上的人,可即便是如此,也有不少人躲闪不及。

“驾……驾……”

“哼,竟有如此狂妄之人!”

“娘……呜……呜……娘。”

一个小孩子站在不远的地方,周围的人群此时已经惊呆了,完全忘记了有任何反应。只见马蹄扬起,就差一点小女孩就命丧马蹄之下。

啪……

一鞭子打在马腿子上,马腿受伤,一声马鸣,连车带马瞬间摔倒在地。人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驾车的男子就从地方爬起来,扬着马鞭挥舞向着人群。

“谁,谁他妈那么大胆,闲王府的马车也敢惊,大胆刁民都不想活了吗,有种站出来。”看着这些人,驾车之人面露怒意,眸中火色的怒气四起。

人们低头不语!

“怎么,都不说是吧,不说全都抓起来,一个也不能跑。”

“逞什么威风?”孟若宁站了出来。

“你又是那根葱?”小厮还没认出人来。

“哼,我们小姐你都不认识,睁开你的狗眼看看,镇国将军府的大小姐。”不等孟若宁开口,身边的丫鬟明月已经自报了家门。

“嗬!孟大小姐,怎么?”小厮口气狂妄。

“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着,手里的长鞭随即一甩,好似瞬间长了眼睛般,朝着说话的小厮身上挥去。

他是闲王爷玄青闲的贴身奴仆,平时跟着那位爷吃香的喝辣的,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不给他面子还敢当众挥鞭打他的人。

“找死!”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因为愤怒,脖颈上的青筋都已鼓胀起来。

周围瞬间涌现十几名黑衣人。

与此同时,孟若宁手中的皮鞭也跟着出手,刹那就和这十几名黑衣人交战在一起。

只是片刻,战斗的场面就结束,一身红衣的小小身影傲立其中,看到这一幕,众人大惊失色,才小小的年纪,武功竟然如此出奇。

挥退躺在地上的众人,小厮再次上前,这一次跟着小厮上前的还有另外一个男子。

“孟小姐,恕下人无礼,本王在此向大小姐赔个不是。”

来人一身紫袍,头戴紫金冠,面容俊美清雅,只是一双桃花眼的眸子混沌不堪,一看就是常流连烟花柳巷之人。

“闲王爷!”

“不知今日孟小姐在此,本王马车惊扰小姐,本王实属抱歉。”

“哼,区区一句道歉的话就够了?”

“那孟小姐的意思是?”

“这样吧,你看闲王,你的马车把这么多人都撞伤了,就这样走了似乎好像说不过去吧!”

“那孟小姐想让本王做什么?”手里拿着折扇,面上皮笑肉不笑的盯着眼前的女子。

“这样,闲王殿下,您看你就赔偿大伙儿一千两银子如何?”

“什么,一……一千两,你狮子大开口啊?”一旁的小厮听见这个数量,忍不住开口道,不就区区几个刁民吗,讹一千两,当他们闲王府的银子大风刮过来得啊。

“再废话两千两。”嚣张的姿态配小小的年纪说出来的话不知道有多气死人。

“那能不能少点?五百两?”玄青闲伸出一只手,摆在她面前。

“闲王家大业大,区区一千两还讨价还价,这不像王爷的作风啊!”

“好,一千两,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