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 >> 

唤你相公很为难

第一章 蜜酒(1)

发表时间: 2023-01-18 17:22

若说起近来四海八荒津津乐道的盛会,免不得提一提神族摇光公主下嫁天涯海角,与战神一族少主喜结连理一事。

摇光生得雪肤花貌,温和懂礼,姿态端庄大方,乃是天帝天后最为宠爱的女儿,自小便是捧在心尖尖上宠爱,那晁偕又是神族少年一辈中的翘楚,为人八面玲珑,生的俊秀非凡,与人一战,未尝一败,前途不可限量。

站在一起,赏心悦目,说是一对璧人也不为过。

公主下嫁,战神一族不敢怠慢,婚礼气派非凡,仙鹤传书,四方来贺,诸神怠慢不得。

本是人间仙境的天之涯仙岛,悬于浩瀚海面,岛屿四周氤氲着薄薄的雾气,如梦似幻,素衣仙人受邀争先恐后前往。

“前方是海之角,越过这海面便进入天之涯,莲悅,快跟上……”白裳按下云头,朝地面落去。

虽说战神一族怕怠慢摇光,恨不得请遍所有神族,可偏偏少了白裳一份请柬,也无怪乎她来得匆匆,风尘仆仆而来。

说起来,倒并非她在神族地位底下。

毕竟在神族之中,也找不出几位地位比她更为尊崇之人。

白裳身为上古遗留神族,也曾经历过动荡六界的神魔大战,又位居上神之列。自万年前飞升上神之后,受封为北荒荒主,居于北荒苍衡山。地位尊崇,即便是天帝也得给上几分薄面。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撇开尊崇的地位,与其余清心寡欲的上神相较,她便是个异端。

时常与妖魔厮混,在凡间降下神迹,在冥界巡查差点毁掉一方冥殿,打翻了过神族的十花琉璃盏,偏又是喜欢长相俊俏的仙君,瞧上了便是一番威逼利诱,就连同为上神的元洛,也曾被她三翻四次调戏。

若是看上了谁手中仙器神器,软硬兼施不行,便强取豪夺,从不按常理出牌。

也不知多少神仙在她手里面糟了罪,却苦于修为太低,即便告到天帝天后处,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不了了之。

神族中人,大多瞧不上她。每每喜事递请柬都要仔细斟酌一二,故而,不在受邀之列也并非一次两次。

莲悅在她身后追得辛苦,头发散乱狼狈,跟上后喘了几口气,抬眸望了眼烟笼雾绕的海面,瞧见一层薄薄的屏障。

“战神一族的十二混元大阵。”白裳摸了摸下巴,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十二混元大阵,战神一族的护族大阵,笼罩着整个天涯海角。

若非修为高深的神族,心性至纯至善之人,无以得入。

是以,海边已堵了不少修为不精的神仙,一筹莫展,议论纷纷之下难寻解决之法。

“又来了两个喝西北风的……”那些神仙极快瞥见从空中下来的二人,只当又是似他等一流。

毕竟,修为高深的神族不会停下半分,直接入了十二混元大阵,断然不会管他们分毫。

莲悅皱了皱眉,颇有些愤愤:“这战神一族,将客人挡在门外,好没道理。”

一想到还得将神器昊天剑相赠,她便越发不愉,心头都在滴血。

要知道,北荒神器虽多,可白裳上神手中的神器,除却父神所赠的断云匕和斩荒剑,其余哪件不是白裳拼了命才寻来的。

“他们一族,没道理的事情多了去了,”白裳笑了笑,冲莲悅眨眨眼,“不过,他们不讲理,咱们也没必要墨守成规。”

说着,还不待莲悅反应,白裳足尖一点,腾空而起,手中幻化出一柄长剑,剑身流转仙气,其上以上古字文刻画“斩荒”二字。

“这十二混元大阵乃是上古遗留下来的阵法,哪里是那么冲进去?”白发苍苍的仙人捻着胡子,眯着眼睛叹了口气,“又一个不怕反噬的……”

混元大阵,若是劈开一道口子冲进去,破了其中波诡云谲的阵法,受些皮肉苦便罢了。

纵然如此,众仙也忍不住纷纷抬头往那腾空而起的白裳望去,但见她一袭素衣,其上绣着淡金色大朵大朵的菊花,身手极其俊俏。

白裳斜唇一笑,眼睛一眯,长剑带着悍然的剑气朝跟前的屏障劈了过去。

那剑气浑然,瞬间扭曲了周围的空气,风暴扫过,那海之角的屏障受此一击,薄薄的屏障顷刻间碎裂,海之角的雾气更为深重,朝着四面八方荡开。

地面狠狠摇晃了几下,朦胧水雾之中凄厉且畅快的龙吟之声响了起来,轰然从不远处破水而出一条龙,浑身暗紫,鳞片隐隐泛光,眼睛红得似个灯笼,魔气纵横,冲入天际,顷刻间便消失不见。

晃动停歇,众仙在摇晃之下纷纷爬云,还来不及震惊对方毁掉了十二混元大阵,便惊惧于方才魔龙遁逃,可却无人敢去追。

“上神……”莲悅瞪着眼睛冲到白裳身侧,吞了口水道:“那那那……那是……”

“一条龙。”白裳意味深长的望了望魔龙消失的地方,眼底的笑意更甚。

“不会是……”莲悅想起个不太好的传闻,心头微跳。

“诸位仙友,赴宴吧。”白裳心情颇好,冲众仙招了招手。

众仙面面相觑,心底已然有七八分知晓那魔龙乃是何物,一时之间心照不宣不愿提,闻言连忙上前行礼作揖,架了云恨不得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莲悅撅了撅嘴有些不满,“上神,他们怎么跑得比兔子还快?”

“大概是……”白裳耸了耸肩,手中长剑幻化成一柄水墨折扇,她沉吟了片刻高深莫测笑道:“酒瘾犯了。”

相传,天帝将上古神魔一战中被俘的苍之魔君交于战神一族看押,那苍之魔君原身乃是一条暗紫金龙,本是神族,却心神魔魇,堕入魔道。

若是她没猜错,方才趁机逃出去的,乃是关押的苍之魔君。

不过是一条魔龙,她要送的礼何止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