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总裁 >> 冰山雪莲
冰山雪莲

冰山雪莲

作者:菩提染
分类:总裁
状态:已完结
来源:掌阅
时间:2022-11-18 17:27
开始阅读 举报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男女主人公分别是凌菲,凌伟华的热门豪门总裁小说《冰山雪莲》,这部作品是由作者“菩提染”创作,主要故事情节为:夏岚强忍着眼中的泪水,抱着花,一滴晶莹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滑落在绿色的花叶上。像是清晨的露水,可是却无力挽回已经逐渐干涸的花朵。沈傲之看着她微微抖动的肩膀,还是不忍心,对着她的背影说:“去韩浩俊那里,找一个底层的工作,做几个月,等凌菲忘了这回事的时候再回来。”

冰山雪莲精彩节选:

韩雨馨放弃了看网球比赛,将电视转到了其他台,只用了三秒钟,就听到凌菲那张想让人撕烂的嘴里吐出一句:“雨馨,我以为这种鬼哭狼嚎的你抛弃我,我抛弃你,整了容回来报复你的戏码,你已经在三年前就放弃了呢。”

电视定格在中央财经频道上,听着电视里那些混乱的数字,韩雨馨不出意外的看到了凌菲脸上舒服的像刚做完按摩一样的表情,尽管刚刚她眉头皱的像要生产一样。

“菲菲,我不觉得这件事情需要这么严肃的处理。”韩雨馨跳到了凌菲的旁边,看着她如同入定一般温和的脸,轻轻的说。

凌菲眼睛睁开,看着韩雨馨温柔的伸出手,把她拍到一边,淡淡的说了句:“你挡着我的阳光了。”韩雨馨在四处找有没有一件凶器能够将凌菲一击毙命的时候,她听到了凌菲温柔的声音。“没有人能欺负你,我说过。”

韩雨馨那一刻觉得,自己的眼泪就要想琼瑶剧中的女主角一样喷涌而出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真的是非常奇妙的,上一秒钟两个人可能还因为一句话抱头痛哭,互相把眼泪擦到彼此的身上,希望通过这种行为让对方知道自己的爱有多深。可是下一秒钟就有可能在互相拥抱着的手里拿上一把尖刀刺穿对方的心脏,这爱的深沉。

凌菲和韩雨馨就是这样,上一秒韩雨馨还因为凌菲的一句没人能欺负你感动不已,因此喷涌而出的眼泪足以淹没她家所养的刚买回来的小金鱼。可是下一秒钟当她听到凌菲的下一句话是:“因为只有我能欺负你。”韩雨馨刹住了自己要奔向凌菲的脚步,并且眼睛里的怨毒像毒液一般射向凌菲。不过这一切凌菲都不太在乎,因为她正在闭着眼睛感受日光浴的洗礼。

“说真的,菲菲,你其实不用做的那么狠的,可能夏岚也是有原因的吧。”韩雨馨终于平静的坐到凌菲身边,说着她自己的想法。凌菲也从摇椅上起来,看上去就像是刚吃完两粒金丹一样红光满面,焕发青春。她用一种看门口二傻子的表情看着韩雨馨,然后可怜的摸了摸韩雨馨的头发,语重心长的说道:“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如果有一天你被人欺负了,但是没有能力去反击,你只有两个结果。一个人继续受着这种非人的待遇,或者养精蓄锐等待有一天全部还回来。可是你,亲爱的小馨馨,两者都没有可能。”韩雨馨看着这个嘴里说着最冰冷的语言,却句句都是带血的事实的凌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凌菲起来看着镜子里那个好像未来女战士一样,战无不胜的自己。她心里知道这个女人只是一块玻璃做的玩偶,轻轻一击到命门,就会碎成满地的渣子,尽管能用最后一点力气,让从她身上踏过去的人留下些血的代价,可是其余的,没有任何伤害。她只能在自己没有碎之前保护好韩雨馨,这个单纯的女人。

“老大,又怎么了?脸色那么不好。”韩浩俊被召唤进来的时候一脸茫然,他来的时候听说凌菲来公司了。可是见到自己梦中的小女神不是应该高兴么?眼前这种黑的好像要下雷阵雨一样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沈傲之看着韩浩俊,没有先说自己的事情,而是先戳他的痛处。商场打拼的沈傲之明白什么情况下,韩浩俊才能认真的给自己出主意。“凌菲来把韩雨馨带走了,而且估计暂时不会来公司了。”

“什么?”韩浩俊没想到这里面还有韩雨馨的事儿,今天韩雨馨没来上班,他还以为是睡晚了没有起来的原因,没想到是这样。沈傲之看着韩浩俊认真起来的脸,终于把刚才发生的事情都跟他说了一遍,韩浩俊松了一口气,这事的关键是凌菲,不是自家的青春美少女啊。这就没什么大事了。

韩浩俊最后又问了沈傲之一句:“老大,你真的确定你喜欢凌菲,而且要追她到手是嘛?”沈傲之点点头。韩浩俊转身就走出了办公室,然后给了沈傲之一个放心的手势,说了一句:“放心,我出马。保证你抱得小美人回家。”

“菲菲,你说你年纪也不小了,为什么不找个合适的人谈谈恋爱呢?现在这种市场,就算你是兰阔的总经理,等到你三十好几的时候,就没有人敢要你了。”韩雨馨因为喝了两口酒,竟然连这话也都说了出来。

凌菲翻了个巨大的白眼,看着韩雨馨手里握着的82年红酒。让一个一杯倒的女人喝是它倒霉了。不过韩雨馨说的也没有错,她自从高中毕业之后就再没有触碰跟爱情有关的字眼,甚至在书店看见爱情小说,也会绕道而走。好像爱情对她来说已经成为了一个奢侈品,不敢碰也买不起。很多个夜里凌菲做梦,好像自己还是高中时候的自己,身上穿着并不名贵的婚纱,笑的一脸幸福。身边的人英俊挺拔尤其身上还带着那种温暖的气质。

可是当她从梦中醒来,她却觉得自己恐怕是要披上一身纯钻镶嵌的像个铠甲一样的婚纱,嫁给一个头发已经快要掉光的中年男人。爱情已经被她标上了价格放在橱窗里,只等着一个能够出得起钱的人把她领走。有的时候她也希望自己还能够回到自己还没变成这样的时候,紧紧的拉住那双给自己温暖的手,可是醒来除了枕边会有一片水迹之外。凌菲得不到任何真实的东西,所以她压根就不去想了,这会浪费她的时间。

“菲菲,说真的。我觉得沈董人挺好的,有钱而且又是你喜欢的那种类型,帅气多金。”韩雨馨睁着一双被水汽覆盖的双眼,摇摇晃晃的走向凌菲,然后一把抱住凌菲,煽情的说道:“菲菲,我希望你能找到一个真心对你好的人。”凌菲推开她的脸,确定韩雨馨的口水和眼泪没有沾到自己的衣服上之后,把她摔到了床上,看着咕哝了几句就进入了梦乡的韩雨馨,凌菲笑了。

举起高脚杯,里面猩红色的液体让此时妆容一尘不染的凌菲看起来像一个喝血维持生命的妖怪。可是她眼里流露出的悲伤却让人觉得,她应该是被下了魔咒的可怜公主。其实凌菲只是一个需要爱的女人。每个强大的女人背后总会有一种难以言说的伤,可能是至亲的人赐予她的,也可能是挚爱的人赐予她的。在高三毕业那年,凌菲进化成了现在的她,冰冷没有人情味。可是高三之前的她也曾经张狂着挽上那个宠溺着她的男人,行走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

校园里的爱情是最美好最纯粹的,校园里的爱情也是最脆弱的,当你付出了一切到头来发现一无所有的时候,那种绝望会让你成长,凌菲就是如此。

“沈董其实挺好的。”韩雨馨在床上翻了个身,又出声的咕哝着。凌菲站在窗户前,迎着皎洁的月光,仰头喝下了杯中的最后一滴酒,回头看着韩雨馨,轻轻的笑了,说:“雨馨,我还能相信有爱情这种东西么?”一大清早的阳光因为前一夜没有拉上窗帘而丝毫没有浪费的全部都打在了凌菲和韩雨馨身上,当然她们此时正蒙着被做着最后的抵抗。凌菲不知道是因为昨天晚上喝的有些多还是昨天晚上想起了某些单纯时代的不堪回首的记忆,今天早上并没有按照她正常的生物钟起床。

地上随处可见的衣服还有鞋,桌子上那两只还有些许酒渍的高脚杯,混乱的床铺,满屋子非同寻常的味道。任何人如果通过慢镜头看到这里应该都会脸红心跳的以为昨天晚上这里发生了什么令人难以启齿的事情。

猜你喜欢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