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只愿你从此安然
只愿你从此安然

只愿你从此安然

作者:阿饭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来源:掌阅小说网
时间:2023-01-12 11:14
开始阅读 举报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由作者“阿饭”推出的《只愿你从此安然》近期火热上线,小说主人公赵安然,石子御,书中精彩内容是:这件事情过去将近十年了。这是她多年以来挥之不去的画面,每每想来就想对钟庆喜狠狠踹一脚。赵安然依然记得当初爸爸答应过她,一定会找这个坏蛋讨说法。但是当爸爸知道他是钟家大公子,这事爸爸就再也不提了。这个夜晚,赵安然思绪复杂。谄媚的爸爸瞒着她干了这件愚蠢的事情,她该如何挽回局面?

只愿你从此安然精彩节选:

据说,今年这场歌唱比赛,华侨捐了不少钱。比赛不但会通过电视转播,还将邀请国内著名音乐人和制作人当评委。大家都说,本市举办这么多届歌唱比赛,从来没有一届有如此大阵势。赵安然内心异常兴奋,她盼望着自己能够在比赛中被音乐公司挖掘,这样她就能尽快还掉家里的债务。到时候,赵妈妈就可以安心在家修养,哥哥就能回学校读书。她自己呢,大冬天的时候,不用天还没亮就打着啰嗦从被窝里起来卖鱼。

赵安然临比赛前,市里通知去抽签。陈慰和赵央然开着摩托车,在街上兜了一圈又一圈,终于看中了一条漂亮的裙子。后来,他们拉着赵安然去专卖店试裙子,她穿上后美得就像一只蝴蝶。可是裙子贵得令赵安然砸舌,两千块钱买一件裙子,这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她平时买的裙子,基本上都是地摊货,或者是服装店跳楼价甩卖的。所以,她硬是不肯同意赵央然付钱买下这条裙子。

她说,“你们觉得我平时穿得不够漂亮吗?”

陈慰和赵央然摇摇头。的确如此,赵安然虽然没有穿很昂贵的衣服,但她从来都打扮得体,且十分善于搭配。因此,就算非常便宜的衣服,只要放在她身上,好像都不会显得很低廉。

可虽如此,赵央然仍坚持要买下裙子。他总觉得,别人一定会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妹妹。他心疼妹妹,所以不想让她被人看不起。陈慰和赵央然意见一致,她觉得“人靠衣装”,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不过无论他们二人如何劝说,赵安然都无动于衷。店员看他们犹豫不决,又打量了赵安然,盯着她穿着的廉价裙子,忽然不屑地一把夺走她手中的裙子。不仅如此,紧接着毫不客气地打击道,“如果想买一二十块钱的东西,左转去夜市。没那个钱,进来我们这里干什么。可笑!”

一听这话,陈慰和赵安然都气得直跺脚,差点就要跟店员打起来。赵央然对这种情况见惯不怪,他及时拉住她们倆,细声劝说道,“我去付钱。她以为我们买不起,我倒要让她见识见识。”

赵安然拉住哥哥,认真地说道,“有些人连被砸钱的资格都没。”她说完,一只手拉一个人地把赵央然和陈慰带出去。她在心里恨恨地撂下一句话,“我一定会拿冠军。

回家的路上,赵安然回忆起小时候。那时,爸爸在外地的玻璃厂上班,很久才回家一次。家中的大小事务全部交给妈妈,妈妈既要照顾她和哥哥的日常起居,还得在纺织厂当女工贴补家用。有时候爸爸赚得少,寄回来的钱不够维持家里的日常开销。有一次,正好又是爸爸两个月没有寄钱回来,家里连电费都交不起。那时候正是深冬,天色早早就黑了下来。寒风呼啸,妈妈把木门掩得紧紧的。但是风还是顽强地从窗户和木门的缝隙跑进来,因为窗户也只是用简陋的粗布遮住。

好在家中虽冷,还有一盏微亮的电灯泡,让整个家看起来显得暖和一些。

他们围坐在饭桌前吃饭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妈妈开门动作稍微慢了一点而已,敲门的动作一阵比一阵大。门外的狗狂叫,赵安然害怕地抱住妈妈。妈妈慌张地问,“谁呀?”

“是我们。赶紧开门!”外面说话人的语气很重。

妈妈听出门外人的声音,她紧张地准备去开门。赵安然拼命地抱住妈妈,哭喊起来,“妈妈,我害怕。”

赵央然虽然只比妹妹大了2岁,但他很勇敢。他看到妹妹被吓成这样,在得到妈妈的允许后,赶紧替妈妈去开门。

门刚打开,外面冲进来两个人。他们这气势,不知道的以为是黑社会。其实他们是专门管这个片区的电,电费也是由他们收取的。

“你们家已经欠了两个月,今天再不交,我们马上停电处理。”为首的人毫不客气道。

“同志,麻烦再给我们缓缓。孩子的爸爸在外地打工,这个月还是赚不够钱寄回家里。”妈妈哀求和解释道。

“别那么多废话了,谁不知道你们家穷。既然用不起电,那就别想享受了。你们看那些没钱用电的人,他们不是乖乖地点点蜡烛就算了嘛。”为首的人冷冷说道。

妈妈再三恳求他们,他们就是不肯通融。等他们转身走没多久,家里的电果真被断掉了。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屋子里,赵安然害怕地躲在妈妈怀里,她听到妈妈在无声的哭泣。从此之后,她再也忘不掉当初那张坏人的脸。她知道,有钱人就是看不起没钱的人。

赵安然越想越气,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出人头地。

赵安然盼着盼着,终于到了要踏上出门比赛的路程了。赵平帆特地安排了一辆名牌小汽车来接她,赵安然十分吃惊和不解。她问赵平帆哪里弄来的车子,赵平帆笑着让她别管这些琐事。赵安然一向认为,“天上不会白白掉馅饼”。她不知道爸爸借了这辆车,会不会招来什么麻烦。赵平帆看她如此担忧,便安慰她,“车子是我的一个老朋友新买的,他是生意人,很会打算盘的。人家听说你要参加比赛,他十分看好你。心想你要是得奖了,他也能沾点光。诺,你看他还给咱们配了个司机。”

既然如此,赵安然便坦然接受了。

赵安然是下午去市里参加比赛的。她出门之前,妈妈对她说,“放心的比赛,我的女儿一定是最棒的。”她摸了摸赵安然的头发。这个温情的瞬间,赵安然一直记在心里。

她走出家门,坐上小汽车的时候,特意往石子御家看了看,她小心翼翼地盯了一会儿他房间的窗户。没有看到石子御,只看到牛桂芝蹲在院子里洗衣服。

赵安然前脚刚离开,赵平帆狼吞虎咽扒了几口饭菜,就跟着出去了,他说要去给女儿拉票。刘松香也很高兴,十分爱干净的她,生平第一次吃完晚饭没有立刻把碗筷洗了。

猜你喜欢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